不知不觉又是一年圣诞节,虽然我们是在社会主义光芒照万方的大地上长大,和西方那个小卷子没有任何干系,他过不过生日我们也没有任何兴趣,不过他们那个在圣诞之夜分发礼物的白胡子老头我们还是万分喜爱的。舶来的圣诞节到了我们华夏大地,演变成了跨年守夜节,情人节,互送礼物节,嘛,不管演变成什么,大家都只是热爱这种热闹狂欢的气氛罢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